欢迎光临珏佳企业管理咨询公司西安站官方网站!

全国网点:上海|南京|合肥|武汉|成都|杭州|重庆
咨询热线:150-0296-2597

小企业遭遇的“三高”---西安珏佳猎头管理经典

发布时间:2018-08-21 14:22 发布者:陕西西安珏佳猎头 浏览次数: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小企业遭遇的“三高
 

    西安珏佳猎头观察小企业容纳的就业人员的数量是不可小觑的;小企业健康良性发展,关系到社会的稳定和经济的可持续发展。目前,从各个方面传出的信息看,小企业反映的困难高度一致,几乎都集中在三点:一是原材料价格明显上升,二是用工难以及用工成本大幅度上升,三是融资困难且融资成本不断攀升。除了小企业内部自身的管理问题外,企业外部环境不利于其生存和发展好是一个重要因素。

 其实,这“三高”都不是新问题,只是在特定的经济环境下,又都不同程度再度凸现。比如,成本上升是各类型企业长期面临的问题,在如今通胀率高企的大环境中,原材料以及工资成本上升之迅速,让企业着实有些吃不消。再如,融资难不仅一直是中国小企业、也是世界各国小企业发展的难题,在如今偏紧的货币环境下,小企业融资就难上加难。

 虽然都算是“老大难”问题,我们还是要重视,还是要呼吁各方出良方解决。小企业犹如经济的神经末梢,当不景气来临时它们先冷,而景气恢复时它们却最后升温,所以,小企业抗击危机和风险的能力较差。各方出手帮助小企业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,那就是小企业是吸纳劳动力的主渠道,这对于中国这样一个人口大国,意义之重大不言而喻。

 产经广场本期专门聚焦小企业的困难,期望社会各界能关注这个问题,为解决企业困难出谋划策。  
     
 ① 三种原材料同时涨价

 “订单还没做,已经亏了”

 “从去年到现在,塑料涨了18%至25%;铜价涨了20%至30%,银价更是涨得离谱。”浙江民泰金属制品有限公司负责人陈建敏感叹,绿豆大的银触点,从原来的0.4元,涨到1.15元,而一个成品开关也不过卖了4元多钱。

 “从没碰到这三种原材料价格同时上涨。”陈建敏说。民泰是一家生产低压电气配件的企业,主要做小型断路器C45的配件。

 在陈建敏的印象中,低压电气配件行业似乎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价格波动,往往订单还没开始做,就发现实际上已经亏了,因为原材料涨了价。原材料价格的上涨,加上用工成本的增加,直接导致了利润越来越少。陈建敏说,自己进货都是现金给厂家,可是回收的货款要4个月结一次,有的企业还不一定按时交付。现在资金流这么紧张,利润越来越低,如果这些资金从民间借来的话,利息都超过利润了。

 除了原材料成本增加,用电成本也让陈建敏头疼。“今年用电如此紧张,而自主发电成本又要增加一倍多。有些规模更小一点的企业,面临的压力还要大。”陈建敏坦言,同行中已有小企业停工或转行,可以说被市场淘汰出局了。

 ② 劳动力成本涨幅近两成

 “最好缝工月收入高时8000多元”

 用工成本高涨是企业目前明显的感受。今年4月1日起,浙江省最低月工资标准调整为1310元、1160元、1060元、950元四档,最高档增长幅度达到19.1%。浙江省经信委、商务厅最新统计数据显示,今年上半年,浙江小企业特别是劳动密集型企业平均用工成本较去年提高了15%至20%。

 “虽说招工不难,但按照最低工资招人,肯定招不到人。” 宁波普鲁司旅游用品有限公司总裁尤理谦介绍说,目前企业开出的待遇是——刚招进来没有任何技术的普工,一天80元,包吃包住。“只要他在岗位上熟悉3至6个月,月收入就能达到3000多元。”

 “普鲁司”是一家生产休闲帐篷为主的企业,员工600多人,产品96%以上出口。尤理谦说,“普鲁司”生产各种款式和规格的帐篷,用得最多的还是有一定技术含量的缝工,缝工的日工资为每天150元,月收入稳定在三四千元。“每年的11月份至第二年的5月份,是帐篷的生产旺季。前几个月抢时间赶单子,做得最好的缝工收入达到8000多元。”

  然而,工人工资的增长并非企业需要面对的全部压力。“像我们传统制造企业,一般人工成本占10%至15%,高的也有20%至30%,而原材料的成本占到60%至80%。”尤理谦表示,目前帐篷生产企业所用到的化纤产品成本上升了20%至40%。

  ③ 从银行得到的贷款比往年少三成

  “一些小额贷款公司的年利率高出银行一倍多”

  最近,恒美电热器具有限公司总经理张怀国明显感受到了“银行贷款难”。这家位于“中国家电之都”——广东佛山市顺德区的小企业,每年都能从当地工商银行获得3000万元的信贷额度。但上月,张怀国去银行办理一笔1500万元的贷款,尽管总量还没有超出3000万元的额度,但银行却至今没有发放。“我们心里清楚,不是他不想贷,是实在没钱可贷。”

  由于宏观调控,存款准备金率几次上调,银行普遍紧缩银根,可贷资金大幅减少。像恒美这样的企业,从第二季度5、6月开始感受到贷款突然紧张起来。“一季度还好,最严重就是二季度,现在还在持续,没有缓解。”张怀国说。

  作为顺德区政府大力扶持的“龙头企业”,恒美今年本可从顺德农商行获得500万元由政府担保、享受利息优惠的政策鼓励性贷款。张怀国早早派人配合有关部门准备了各种材料,但令他无奈的是,这笔钱至今也没拿到。“什么手续都办好了,正常情况早就应该拿到手了。但受大环境影响,顺德农商行自身的贷款额度也捉襟见肘,我们急也没办法。”

 一来一去,恒美今年从银行得到的贷款额比往年同期少了30%左右,张怀国补充道:“不光钱很难贷到,甚至我们自己在银行的存款,也取不出来。当然,他不可能明确拒绝你取钱,而是跟你商量,通过各种手段说服你暂时先别取。”

 除了融资越来越难以外,融资的成本也在不断攀升。张怀国说,随着银行越来越惜贷,小额贷款公司、民营担保公司甚至私人地下拆借等都借机抬高了身价。“这些融资模式,因为门槛低,手续简单,利率通常都比银行高一些,但没有高那么多。这段时间,我了解外面一些小额贷款公司的年率达到了15%,高出银行利率一倍多,而且还在涨。”

 不仅是广东,浙江的小企业也感到了融资难。浙江省经信委、商务厅最新统计数据显示,今年上半年,浙江56%的中小企业认为今年从银行贷款的困难程度超过去年,有高达14.9%的企业曾经在今年上半年借贷了民间资金。

 融资难给企业经营造成了不小的困难。“我们有美的等稳定的大客户,加上今年规模有了一些增加,回款还算跟得上,但还是影响到了我们的一些经营计划,导致其延后或取消。”张怀国坦言,虽然有困难,总体来说他们还算过得去的。据他了解,有一些中小企业由于客户小、分散,而且很多客户企业也面临同样的资金紧张,导致回款期明显延长,企业经营陷入较为严重的困难,只得收缩生产规模,甚至出现来了订单也不敢接的情况。